走进求实

SCHOOL PROFILE
雀之殇

    冬末春初的时候,我嫌家里太过冷清,到鸟市提了只闹得最欢的金丝雀回来,呵护备至。我妈还给它在鸟笼里铺了一层软软的棉花作床,它异常兴奋地将那床挠了个乱七八糟。棉花作雪花状飞的到处都是。忙活完了,它则在笼中引吭高歌。呵,这家伙,还玩风花雪夜的浪漫!

    春意正浓的时候,我惊喜的发现在它巢里躺了一个小鸟蛋:青色的壳,指甲盖大小,圆润光滑,很是可爱。呀!它能做母亲了,我想。这大概也和母鸡产卵孵小鸡的道理一样吧!

    第二天我再去看时,那个青色的小东西只剩下半粒蛋壳了——它竟然把自己的孩子给吃掉了!没有母性的家伙,我在心里窃窃的骂。它却伸长脖子撒了欢的冲我边叫唤边扇翅膀,俨然一副据理力争的架势!呵!还不服!气得我一天没喂它。

    我知道我妈会喂的,因为我妈特体谅它,我妈说,其实这家伙挺聪明的,知道这蛋孵不出小鸟来,自个儿叨了!如此,它又很一本正经的产了几粒很可爱的卵,可也给了它们同样的命运。看着它在笼子里上窜下蹦若无其事的样子,我心里纳闷,这鸟究竟是聪明还是傻呢?

    转眼到了夏天,每天回家热的相当难受,连上阳台看它一下都懈怠了。估计它也被火辣辣的太阳晒得没了情趣,很少再听到它吱吱喳喳的叫声。偶尔去看它,好像瘦了。拿手赶它,它冲我咧嘴,再赶它,它跳开了。我一看,嘿,有俩青色的卵。又孵不出来!我嘴里嘟囔着。眼看着它又跳回巢里去,庄重的坐在那两个宝贝蛋上,满脸严肃!

    以后我再去看时,它总是趴在那两粒卵上。用手去逗它,它也不再跳开,而是示威性的张开嘴,冷不丁叨你一下,叨得生疼。那架势,绝对尽职尽责!我心里暗笑它的愚,这么孵下去,这俩蛋恐怕要成臭蛋了!

    有叶子开始掉落了,转眼也就立秋了。那家伙在窝里也趴了有多半个月了,眼睁睁的就瘦了下来,它可真是敬业!

    一天放学回家,爸说,你的小鸟殉职了!我一愣,还没等反应过来,爸又重复说,你的小鸟殉职了。我忙问怎么回事,妈妈在一边说,你还问,我心里不舒服了半天。它被外面的野鸟给叨死了。我心里一疼,冲到阳台。

    只剩一只空空的鸟笼,笼门开着,那张软软的棉花床上,布满斑驳的血迹和被撕下的凌乱的羽毛,两个青色的小鸟蛋安安静静地躺着,像在等待鸟妈妈找回小虫来喂它们一样。心里不觉一阵阵的酸,眼泪就扑簌簌掉了下来。我伸手从笼子里拿出了那两个宝贝蛋。青色的蛋壳上,斑斑点点是殷红的血。

    妈说,那野鸟都快把它的头叨掉了,它还趴在窝里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我收藏起那两个不会有生命的蛋,突然想起昔日看《动物世界》,讲峨嵋山的猕猴,一只母猕猴在冬天将冻死的小猴宝宝紧紧地捂在胸口,企图以自己的体温让它复活。我心里又是一阵疼痛,记起了我笑那鸟的愚,笑它的傻……

    听到妈妈又在厨房里念叨,你都不知道,它有多想当妈妈!眼圈一阵潮红。托着手中两粒青色的遍布血点的卵,我突然感觉到了生命的重量。我口中的它应该变成她了!虽然这是两粒不会有生命的卵,但她依然是一位伟大的母亲!

    有时候,我们不知不觉把一样东西丢掉了,那东西叫人性,有一种力量可以叫我们把那东西捡回来,那力量叫母性!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赵文丽(影视学院)


2015-11-17
在线报名 录取查询
访问我们: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